全国免费电话:
13924613398

365外围官方网站

365平台:武汉大学生暑假兼职搬运货架热昏后致死找信访办等单位索赔无门

  太可怜了!家境贫困的武汉大学生郭腾旭,暑假兼职搬运货架,热昏在宿舍楼下却长时间无人问津,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

  郭腾旭原本是武汉汉口学院的一名在校大学生,由于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这个懂事的孩子就想趁着暑假找一份力所能及的兼职,正好赚点生活费减轻父母的压力。

  然而现在的工作哪是那么好找的,再加上社会经验不足,郭腾旭只能找到一份搬运与组装铁质货架的活干。

  2022年7月7日,郭腾旭正式开始了他的工作。每天工作8小时,并且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相应的任务。

  2022年7月9日下午五点半,郭腾旭下班之后像往常一样走回宿舍,刚到宿舍楼下,意外发生了,他突然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恰好当时很多人下班后就去吃饭了,导致郭腾旭昏迷了半个多小时才被人发现并送到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抢救。经诊断,郭腾旭患上的是热射病,而且由于耽误了救治的最佳时期,他身上的多处重要器官都已经衰竭。

  最终,在当天晚上九点半左右的时候,郭腾旭彻底地停止了呼吸,他的母亲抱着尸体崩溃地大哭,但是郭腾旭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怀着悲痛的心情为儿子料理了后事,郭腾旭的父亲郭应想来到了他生前工作的地方。当眼前的环境映入眼帘的时候,郭爸爸又是心疼又是愤怒。

  武汉的七月份接连高温,气象台已经发布了高温预警的通知,但是这个容纳百人工作的工厂却连一台像样的风扇都没有。

  自己的儿子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工作,才患上热射病离世。想到这里,郭应想又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他下定决心要为儿子讨一个说法,不过没想到这条路比自己想象得更加艰难。

  2022年7月12日,郭应想到事发地派出所请人出面调解,结果用人单位压根就不想承担责任,电线日,派出所调解无果后,郭应想又到当地的劳动监察大队反映情况,工伤科的胡科长表示这样的情况很难确定是不是工伤,又建议他去找信访办反映。

  无奈之下,郭应想又去了东湖高新区信访办找人求助。虽然在信访办的帮助下,他成功与用人单位的员工见面了,但是来的都不是负责人,没有实权,更无法代替公司做出任何承诺和赔偿。

  儿子的去世,妻子的崩溃,用人单位和中介机构的逃避,再加上半个月的奔波,这些事情给郭应想的打击是巨大的。中年丧子,却连一个说法都讨不回来,郭应想身心俱疲。最终在2022年7月27日将自己的故事发布到网上,寻求社会的帮助。

  这个故事反映了一些底层的社会劳动者因为各种原因在工作中受到不平等对待,甚至连基本权益都无法保障的问题。

  首先,郭腾旭是因为在没有配备任何降温防暑设施的工厂连续工作多天才患热射病死亡,但是根据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有关规定,只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受到意外伤害,才能被判定为工伤。因此用人单位才有借口不露面甚至不赔偿。

  其次,在35℃的高温之下,即使是室内也难以忍耐,但是这个偌大的工厂连风扇都没有,这也反映了社会的资本家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剥削,缺少对劳动者的关怀。

  最后,现在外出兼职的贫困大学生大有人在,但是由于缺乏相关的社会经验和法律意识,很难对不平等的劳动条款作出拒绝,最后连自己的基本权益都很难保证。

  郭腾旭的故事让人惋惜和心酸,但是这也提醒了其他年轻学生在找兼职时一定要慎重。当然,我们更希望国家能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对涉及非法用工和提出不合法条件的用人单位或劳务中介公司进行打击,切实维护普通劳动者的权益。让这样的悲剧不再上演。

XML地图 备案:湘ICP备17010518号